九游会老哥

  • <tr id='ojBpoN'><strong id='ojBpoN'></strong><small id='ojBpoN'></small><button id='ojBpoN'></button><li id='ojBpoN'><noscript id='ojBpoN'><big id='ojBpoN'></big><dt id='ojBpo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jBpoN'><option id='ojBpoN'><table id='ojBpoN'><blockquote id='ojBpoN'><tbody id='ojBpo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jBpoN'></u><kbd id='ojBpoN'><kbd id='ojBpoN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jBpoN'><strong id='ojBpo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ojBpoN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jBpoN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jBpoN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jBpoN'><em id='ojBpoN'></em><td id='ojBpoN'><div id='ojBpo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jBpoN'><big id='ojBpoN'><big id='ojBpoN'></big><legend id='ojBpo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ojBpoN'><div id='ojBpoN'><ins id='ojBpo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jBpoN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jBpoN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ojBpoN'><q id='ojBpoN'><noscript id='ojBpoN'></noscript><dt id='ojBpoN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ojBpoN'><i id='ojBpoN'></i>
                ag8九游会登陆心理咨詢有限公司【官方網站】
                長沙心理咨詢機構
                長沙心理咨詢公司
                打破痛苦的"中國式家庭關系":不嘗試改變對方,才是真正的陪伴丨親子教育

                我們的家庭關系,表面和諧、相敬如賓,然而其中卻深藏著孤獨與冷漠,說不出道不明的難受與煎熬“愛他,如我所願”or“愛他,如他所是”你期望的是哪一種?你在做的又是哪一種?
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、痛苦的中國式和諧家庭關系

                父母的經典妄想:"你不知道自己需要吃多少飯,我才知道!"

                 客體關系心理學說,關系就是一切。我們存在的全部意義,就是尋找關系。嬰兒若沒有照料者的陪伴,無法存活。成年人若沒有朋友或伴侶,生命黯淡無光。老年人沒有人陪伴,生不如死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我們都知道陪伴的重要意義,那什麽才是真正的陪伴呢?

                有一對夫妻找我做心理咨詢,雙方都受過很好的教育,郎才女貌。老公抱怨妻子不接納自己,對自己挑剔;妻子總抱怨孤獨寂寞,缺少陪伴。老公一聽寂寞這個詞就火:“我在家工作,1周7天差不多天天都和你在一起,你卻總是不滿足,你這是心理有問題!”。妻子非常委屈,卻說不清楚到底痛苦在哪裏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細細了解這個男人的成長史,男人從小跟父母一起生活,沒分離過,父母也幾乎不吵架,更是從來不打罵說教孩子,孩子從小就很懂事,成績優異,從來不給父母添麻煩,長大後也工作體面收入頗豐,孝順家人,家庭關系看上去關系非常“和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當我問起這個男人,你童年有什麽和家人在一起很快樂很high的記憶嗎?男人低下了頭,想了▓一會說:確實沒有,家在記憶中總是很清冷的感覺,客人都很少,每個人都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裏,沒有人氣。

                再看看妻子的成長史。她是家裏獨生女,通過姑姑的回憶她了解到自己出生後一直是媽媽帶,除了餵奶,媽媽總是把女兒放在床上,自己在一邊看著,卻不抱不哄,就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孩子,跟孩子沒有任何互動。孩子也變得面無表情,直到其他人過來抱孩子逗孩子,孩子才會活躍起來,露出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 這一對夫妻的關系,各自完美輪回了自己童年的劇本。老公就像老婆的媽媽,一直在身邊,卻對老婆“不抱不哄”,就是說沒有交流互動。老公對待妻子,就像自己父母對待自己,也是不打不罵,物質充分滿足。誰都說他倆是模範夫妻,然而關系中的孤獨冷漠,只有深入其中才知滋味難熬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這種關系,在中國家庭,絕對不是少數。比如過年怕回家,因為回到家,除了那些讓人頭疼的提問,如有對象了沒、收入怎麽樣、要保重身體,其他時間在一起也無話可說,氣氛尷尬。很多中國人,並不知道如何與家人創造愉悅的、有情感流動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這個情況怎麽辦,說實話並不太容易解決。比如這對夫妻,老公並非有意冷漠妻子,只是無意識的重復童年的關系模式;妻子也被困在嬰兒期的痛苦裏,精神上不能獨立存活,總渴望冷漠的老公能夠擁有熱情,把自己帶離死寂的孤島,於是不停的想要改造老公,讓老公覺得不勝其煩。

                 想解決這個問題,關鍵是雙方得意識到,自己童年的關系模式,復制到今天的親密關系中,不會獲得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 幸福的關鍵,不在於陪伴時間多寡,而是陪伴質量高低。這對夫妻童年都█沒有和父母之間親密流動的關系體驗,需要從零開始學習,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和覺知力。
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、如何創造高質量的陪伴

                 高質量的陪伴,前提是完全不想改變對方。

                 沒有人喜歡被說教,沒有人喜歡被控制。因為當我們想要改變對方時,無論出發點多麽好,道理多麽正確,其實都在傳遞:我不喜歡你現在的樣子,你應該變成另外一個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這個改變對方的能量本身,就會讓對方抗拒。就像妻子想要把老公改造成一個有熱情的人,老公的心就關得更緊,覺得妻子根本不接納自己,很傷心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很多父母和孩子在一起,幾乎不停的挑剔指揮孩子。孩子玩水,嫌孩子浪費水;孩子玩土,嫌孩子弄臟衣服;孩子自己吃飯,嫌孩子吃得慢,指揮孩子多吃青菜。

                 孩子開心的跑過來要媽媽抱,媽媽卻要孩子先去洗手,才能碰媽媽。這種“陪伴”下來,大人小孩都很累,而且不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為什麽想要改變對方?因為看不見對方的真實存在,只能看見我們頭腦中想像出來的、正確的對方應該是怎樣。真正的陪伴,是關註,但不打擾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頭腦想像是最可怕的東西,因為頭腦會造出一萬種理由,證明自己的想像就是真理。比如,看見孩子彎著腰玩ipad,頭腦立刻會說,這樣會把眼鏡搞近視,這樣對身體不好,所以我要糾正他。當父母去糾正孩子,結果必然是,孩子不開心,和孩子關系進一步疏遠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看到這裏,有人可能會說,難道我糾正孩子的不良習慣,錯了嗎?長時間彎著腰玩ipad,就是對身體不好,這個還有疑▓問嗎?

                 問題是,人不是機器,人是不能拿來糾正的。問問自己,你也知道晚睡不好,可是你真的能做到從來不晚睡?

                 如果你晚上失眠,伴侶在旁邊不停教育你:晚睡對身體多麽多麽不好,這樣有助於你安然入眠嗎?如果伴侶理解你的晚睡,肯陪著你失眠,抱著你輕聲聊天,這就是真正█的陪伴:我不要改變你,我只是如你所是的愛你。

                同理,看到孩子彎著腰玩ipad,不妨去看看孩子在玩什麽讓他這麽聚精會神,有興趣的話可以一起玩。心疼孩子弓背彎腰,那麽去愛撫他的背,孩子的脊柱在愛的灌註下,自然會挺直。

                 這就是真正的陪伴:關註,但不打擾。高質量的陪伴,是看見對方本身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一位來訪者喜歡打籃球,小學時候,有一次打完籃球身體暢快淋漓,帶著這份滿足和快樂,兒子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和爸爸分享,剛說沒兩句,爸爸立刻接過話鼓勵孩子:打籃球,這個愛好很好阿,鍛煉身體,培養意誌力,你要好好堅持下去,打好籃球!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聽完這句話,兒子感覺身體裏流動的能量一下子全被憋回來,淤堵在心中,憤怒卻又無從發泄,因為爸爸沒有說錯任何話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一個例子,一朋友形容小時候父親看自己彈鋼琴的感覺:爸爸就像在欣賞自己剛買回來的藝妓。這個例子裏雖然有俄狄浦斯沖突,但最本質的含義都是:父母看不到孩子本身,父母看到的是孩子的功能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這不是一句指責父母功利心的話,也許父母並沒有要求孩子必須功成名就。但父母能否看到孩子本身的存在,而不是用外在價值去定義的物質性的“它”,決定孩子的心能否直接感受到愛。

                若孩子本然的存在不被看見,即使父母為孩子傾註一切,孩子也只是父母表達愛的道具。孩子也許頭腦上承認父母為自己付出很多,承認父母很愛自己,但心知道那份恒久的孤寂。

                猶太哲學家馬丁布伯說,關系分為兩種:我與你,我與它。當我放下預期和目的,以我的全部本真與一個人或事物建立關系時,我就會與這個存在的全部本真相遇,這種沒有任何預期和目的的關系,即是我與你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馬丁布伯看來,“我與你”只是生命的瞬間。也許我與你神性相遇的境界太高,但至少我們普通人可以學習做到,去尊重孩子是一個獨立的生命,不是父母的延續,不是一個實現我們想象中功能價值的”它“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孩子打籃球的體驗、滿足的表情,流動著一個生命的存在感。打籃球帶來的功能價值,是頭腦總結出來的“它”,“它”並非不能存在,打籃球確實附帶強身健體等很多好處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如果你只能看到“它”,聽不到孩子快樂而急促的呼吸、看不見他滿足的表情,孩子由內而外散發的快樂也不能共振你的嘴角上揚,那麽,你和孩子根本不存在於一個空間。你睜著眼,卻是全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如果愛,放下投射和評判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愛,當我們看到對方的問題狀態,忍不住要去提醒、教育對方時,先讓自己停下來,從頭▓腦的沖動回到身體的感受,先放松,再去覺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我為什麽要提醒、教育對方?

                · 

                · 到底是為了對方好,還是捍衛我自認為的正確?

                · 

                · 對方真的需要我的教育嗎?

                · 

                · 我這一刻有沒有評判,覺得對方做得不夠好、應該改變?

                · 

                ·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· 

                通過這些提問,放下頭腦中對“正確”的執著、對別人對與錯的評判。至少意識上要知道,所謂對錯,只是我們的妄想,而在妄想中是看不到對方真實需要的。覺知頭腦中的妄想,這是第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第二步是真正的共情。試著把自己想象成對方,和對方一樣的身體姿態、一樣的表情等,試著去感受對方現在的感受。我們有可能了解到一些,也可能完全不了解。沒關系,這種“感受對方的感受”的意願,就是創造美好關系的開始。


                第三步就可以去和對方交談了。交談的核心是理解對方的感受,並且把自己的感受反饋給對方。要註意,如果反饋的不是自己的感受,而是自己的想法,那麽最好加上一個前提,說明想法只是頭腦中的假設,不一定等於對方的現實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上課,我觀察到一個同學總是搶著發言,而且說話拖沓,擠壓了其他同學發言的時間。我很想提醒他,但是我等了一下,開始覺察自己。我覺察到,其實是頭腦中先有了評判:這個家夥不考慮別人,早晚會讓別人討厭。這個評判源自我內心的投射,我內心總有一個苛責自己的聲音,告訴自己“我做得不夠好,外界對我充滿了敵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放下投射▓和評判,我開始試著感受他。我感受到他很焦慮、恐慌,擔心自己不被老師重視,於是努力爭取。當然,這個感受在和對方核對之前只是一種猜測,不一定是對方的真實感受。然後,我再一次問自己:“還想跟對方溝通嗎?”內心的答案是肯定▓的。我願意把自己的觀察告訴對方,如果他也需要。那麽怎麽確定他是否需要呢?跟對方核對。

                下課時,我找到他,告訴他:“我觀察到你經常搶著發言,對此我有一些感受,也關心你的真實感受,你是否願意和我探討?”他表示願意。可能是因為我真誠的態度,也因為他是個樂於自我成長的人,他很開放地傾聽我,跟我探討。於是,我的回應確實幫助他提升了自我覺知。當然,這也幫到了我自己。


                當我們放下所有的要求、控制、評價,只是單純看見對方當下的樣子,當下的感受,並願意和這個真實的人在一起,分享時光,這就是真正的陪伴。

                這種陪伴,無論對自己還是對方,都是巨大的滋養療愈,是我們存在的證據。

                上一條:第十二屆中國心理學家大會匯集湖南長沙
                下一條:中國心理學會第二十三屆全國心理學學術會議將於2021年10月15-17日在內蒙古師範大學召開
                長沙心理咨詢公司,長沙心理咨詢
                  © ag8九游会登陆心理咨詢有限公司 www.dnxlzx.cn 湘ICP備18004843號
                地址: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芙蓉中路三段380號匯金國際銀座2040-2041室
                電話:0731-86451619  郵箱:2683671414@qq.com
                工作時間:周一到周日 8:30-21:00
                長沙心理咨詢機構,長沙市心理咨詢所,長沙心理咨詢室,長沙心理咨詢哪裏比較好   技術支持:藍頓長沙網站建設